FF 春花
<<
>>
15版:网萃连载 上一版 下一版
太行日报数字报刊平台
春花

《太行日报·晚报版》 (2018.11.05 15版)

周勇张合荣本报今起刊登周勇、张合荣的小说《春花》,以飨读者。

陕北。夏天。黄昏。碾盘大的乌云从后山圪梁上翻涌过来,黑沉沉的。

几只雀儿压低身子,从土窑的脑畔上掠过,窑洞门前那几棵杆粗叶厚的老枣树像历经沧桑的老人,在狂风中喘息着,树枝也无精打采地耷拉着,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。

没多大一会儿,豆大的白雨点、鹅蛋大的冰雹就重重地砸了下来,砸在窑顶上,磨盘上,老枣树上,圪塄下的细瓜蔓儿上,墙角旮旯的酸枣枝儿上。

雷声,雨声,冰雹声,所有的声音混杂在一起,天空旋着魔鬼般的嚎叫声,此起彼伏,如海啸,如地震。

“哎哟,我的天呐,崖畔上的红枣可全完喽!这是不让人活哩嘛!”

狗剩娘坐在正窑的土炕上,望着院心里砸下的冰疙瘩,双手拍着大腿,放声嚎哭。

“狗日的老天爷是要杀人哩!”

满脸胡茬、头发如乱草般邋遢的狗剩骂了一句,披着被单,疯子一般冲了出去。

炸雷,闪电,冰雹,之后又是瓢泼大雨,狂风也像妖魔一样凑热闹,窑窗上糊的白麻纸瞬间被风雨撕得粉碎,雨水都飘进了正窑,狗剩娘慌乱地卷起炕上的毡子、褥子,炕头的娃娃也被惊得“哇哇”大哭起来。

雨水从窑顶上灌下来,黄泥般的水帘裹涌着搅拌着晶莹的冰雹,狂风暴雨一起怒号,仿佛要撕裂这个位于陕北吴旗县白马腰涧乡大掌梁的山顶农家。

沟壑纵横的山涧像是正在经受着炮火的犁耕,到处是轰鸣的水流声,房屋的坍塌声,狗剩家的围墙在山洪的重击下也终于缴械了,只有孤悬着的石柱仍在死死撑着那两扇大铁门。

窑洞外面的窗台子上、台阶上都是鹅蛋大的冰雹,像是铺了一层白花花的鹅卵石,一束闪电斜劈下来,震得窑窗上糊的破麻纸都瑟瑟抖动,惊悚的白光映在窑墙上,狗剩娘赶紧抱起炕头的娃娃挪到炕脚,花白的头发凌乱地散落下来,干枯得如枣树皮般的脸被吓得惨白。

雨水灌进了对面的仓窑,浸透了仓窑窗台上和炕上铺着的干草,一个裹着破床单的干瘦身影原本蜷在窗沿下,被雨水浇得直往后缩,受了惊吓,嘴里不停地干吼着。

麻草样的乱发几乎遮住了她的脸,闪电强光射进仓窑,吓得她一激灵,抬头紧盯窗外,看清了,这是一个面色灰白如鬼的女人,或者说像是一具瘦弱嶙峋的骇人的骨架。

她紧紧地捂着耳朵,瑟瑟发抖,恨不得蜷缩到炕洞里边去,每一声惊雷都让她胆战心惊:似乎又看到那个狼一样的男人提着皮鞭抽打她,衣服已被抽打得成了碎片,她在地上打着滚,躲着,痛苦地大叫,昏迷中又被几个男人架起,像狗一样被拖着扔在了炕头上,身上最后那块遮羞布也被彻底地撕掉,一阵阵狂野的淫笑,一张张肮脏的脸,她被强壮的胳膊箍得不能动弹,只能撕心裂肺地哭喊……

又一声响雷,仓窑都被炸得抖动了,她听到了正窑里娃娃的哭声。虽然半癫半痴,但她知道那娃娃是她生的,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蛋蛋,母女连心,她急惶惶地扑到窑门口,拼命地晃着窑门,想要出去抱抱娃。

一把大铁锁死死地从外面箍住门上的两个铁环,娃娃的哭声越来越响,她的心也越来越慌。扑到窑窗前,窑窗早被木条子封得死死的,她慌乱地扒拉着大缸旁边那一堆破烂的锹锄杵棍,终于在里边找到一个短短的铁杵,抓起铁杵又扑向窑窗,用杵撬别窗上钉着的木条,闪电光映在她苍白的脸上,那张因为用力而扭曲的脸在闪电中活脱脱成了发狂的厉鬼。(1)

下期提示:狗剩见仓窑窗上那些钉死的木条已被撬开,他一下红了眼,转身返回正窑,从门后拎起一根顶门用的铁棍冲出院子,去抓那个买来的疯女人。

网友最新留言

Copyright 2006 - 2017 jcnews.com.Cn,All Rights Reserved

晋城市凤台西街2338号太行日报社网络信息部 新闻热线:0356-2213867 E-mail:thrbwlb@163.com

晋城市直新闻媒体有奖纠错   平台技术支持: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

晋城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晋城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证编号:14083033 新出网证(晋)字002号 晋ICP备10001892号 晋电子公告备2010018号      晋公网安备 14050002000005号

赌球网